作者归档 will

通过will

网易暴力裁员,你做键盘侠还是吃瓜群众

网易暴力裁员的新闻爆发来自一篇《网易裁员,让保安把身患绝症的我赶出公司。我在网易亲身经历的噩梦!》,文章大致讲的是一位患病已久的员工,被网易「暴力裁员」的遭遇。

虽然网易两次发声回应,但都难以挽回局势,人设崩塌到渣。反而是京东适时地放出关怀消息 ——「将负责不幸员工的子女直到22岁」,蹭了热度,赚了波粉丝。

但这都不是我今天想讲的重点,当多数人还在谈论网易无底线、患病员工可怜、京东借势补刀,而我的关注点却更多的放在了「原本应该是个大家都不幸的事件,为什么没有互相扶持,却搞成了两败俱伤」

这两年,企业与员工的纠纷并不少见,很多还以死亡为代价。面对这类事件,舆论一般都会站在员工这边。其实企业也很受伤,自掏腰包吧,兜不住,不掏腰包吧,唾沫淹死。说真的,如果京东只是突然宣布负责不幸员工子女的成长,而不采取任何方案的话,那么我并不觉得可行性有多高,事实上,这成了一种江湖义气的行为,而不是一种科学的商业进步。

让我们换个方式谈这个问题 ——「若员工不幸,如何能负责其子女直到22岁

这应该是一个网易、京东和所有企业都要思考的问题,解决方案是——商业保险,事实上,已经有很多企业都给员工增添了「福利」,只是多少而已,其中,欧美企业普遍要做得更好一点。所以,还觉得这些是「福利」吗?只是商业风险转嫁的一种实施方案而已,同时,还会利用一些看起来还不错的方案,吸引员工效力到退休。

不过,客观讲,有这「福利」还是不错的,但这类福利最大的缺陷在于 —— 离司即销,不跟人。

所以我们再换个方式谈这个问题 ——「若自己不幸,如何能负责自己的子女直到22岁

解决方案依旧是 —— 商业保险。给自己和家人规划配置合适的商业保险,已经是这个时代的社会人必需要做的事情,已经不是要不要购买的问题,而是怎么买、买多少的问题。

有多少人,在看完网易暴力裁员之后,仅仅是谴责一下,明天继续吃瓜加班,各回各家,没有一点改变? 又有多少人,会在这则细思极恐的新闻之后,独立思考,然后找到我来了解商业保险?

通过will

被世人曲解的 996

996 盛行已久,为何今年暴雷?如同评价一件历史事件一样,要根据当时的历史背景分析,才有意义,所以,脱离了国情谈 996,恕我直言,跟空谈情怀差不了多少。

令人羡慕的 996

小时候没有好好读书,所以便早早的加入职场。那时候真的是只要吃苦耐劳就能挣钱,制造业开始散发着空前绝后的霸主气息,中国大陆劳动力低廉,使得全球的工厂聚集大陆。 最先入驻中国的制造企业,因为雇佣心灵手巧的中国劳动力,使得人工成本低于全球平均水平,赚的盆满钵满。但随着抢蛋糕的资本家越来越多,大家的成本又开始趋于一致,可偏偏中国人还愿意吃苦耐劳,抢着赚加班费,曾疯狂到月薪主要靠加班,加班费远超基本工资。 渐渐的,这种疯狂加班风气蔓延到整个制造业,企业老板付那么多加班费愿意吗? 当然愿意,流水线的发明保证了产出,每天谁生产的产品最多,谁的成本就月低,也就越能赚钱,即使是在支付了平时 1.5 倍、周末 3 倍的员工工资之后,还是能多赚一笔。 那几年,哪个工厂加班,那都是令人羡慕的事情。

人人排斥的 996

一代人一代三观。 十年过去了,新生代员工不愿意了,赚钱固然重要,但不是唯一追求。大家觉得,如果整日不是工作就是睡觉,那是对人生的亵渎。 于是,有人开始减少加班,恰逢很多企业又开始因为控制成本而控制加班。 请注意,此时,有不少企业也发现了疯狂加班背后带来的隐患 —— 混加班。企业希望的是「真加班」,而不是「混加班」,所以此时,企业也比较痛苦。 「你不让加班,我还不乐意呢!」这是当时不少年轻人的想法。思想的萌芽一旦破土,便再也阻挡不住了,何况,新生代人开始发现了加班以外的花花世界。不多久,大家对加班的激情已经不复存在。

口诛笔伐的 996

把加班文化推向深渊的,则是新兴互联网企业。钱少事多人不够,只能靠着加班凑。混加班?不存在的,因为没有加班费。啥?没有加班费?那么不违法?嗯 —— 您可知道「弹性工作制」!外加鸡汤、鸡血、情怀,没错,就跟你所看到的微信朋友圈一样儿一样儿的,动不动心?羡不羡慕? 然而,只有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,才是真实的,至于其他人,都是生活在别人的故事里。也正因为如此,对于加班这种事,千人千解,这完全取决于当事人所处的社会地位、收入和状态。那么不在塔尖的人多不多?几乎全是。 所以,当「加班无效论」一问世,便得到大家的认可,并且,跟万恶的资本家剥削论也捆绑起来。

正确认识 996

成功人士信奉加班,因为加班使之功成;精英人士迷恋加班,因为加班使之收获;普通大众讨厌加班,因为加班使之繁忙。 一样的「加」,却是不一样的「班」,不同的人对于「加班」的理解也会截然不同。当企业给我们施压「无效加班」时,我们除了怒斥企业的剥削与愚蠢,是否曾尝试过把「被动无效」变成「主动有效」。996 只是一个形式,如果用 996 这个词来代替绩效、代替奋斗,都是不合适的,但它一定是高绩效和奋斗史上的一个必然状态。主动有效加班的人,无疑是自私的,996 对他们来说,是加速催化剂。其实这样的人,就算是让他 955,也会被他们掰成 996 甚至是 007,或在人前,或在人后。当大多数人还在把 996 看成是企业文化的时候,他们已经把 996 融入到了自己的个人文化。 为什么不同的人,想法之间会有如此大的差异? 因为人在不同阶段,对事物的解读不一样,需求也会大相径庭。倘若我们把加班与马斯洛需求层次匹配,通常在生理需求阶段,内心是抗拒加班的,即使到了安全需求阶段,仍然是出于「被迫」加班,一旦步入社交需求阶段,加班这种事就开始来自于自我意识了。

初入职场的年轻人,往往挣扎在生理需求阶段 —— 生存,除了还算健康的身体,其他本就一无所有,虽然此时是规划保障方案的第二佳时机「最佳时机是出生时,父母为其规划保障方案」,但大多数人并不会具有多少风险防范意识,总觉得风险离自己很遥远。

随着职场经验的积累、家庭成员的增多,开始认识到自我责任不再是一人吃饱全家不愁,逐渐成长为家庭与企业的中流砥柱,此时才开始有了风险意识,但此时由于长期工作的压力、家庭的负担,多数人的身体状态已大不如从前,加上自己一些在医院的就诊记录,更恐怖的是用医保卡刷了一些本不是自己用的药物,不但可选的保障方案急剧减少,保障投入还会增多,关键要认识到,这是一种信号 —— 自己的风险概率提升了。

很多企业在初创阶段,往往以攻为守,孤注一掷,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冲动,虽然有不少大力出奇迹的成功案例,但绝大多数均惨败而归,颇有些赌博心态,从不考虑风险处理方案。

企业进入平稳期,怎知创业容易守业难,发展千万条,守业第一条,保障不合适,企业两行泪。

不同阶段的人和企业,每个时期的痛点都不同,因此保障方案均不雷同,996 已经很辛苦,应该把时间花在更有价值的工作上,与风险规划和保障方案相关的工作可以交给「真心话险」工作室来做。他们不但拥有专业的保险知识,还了解各行各业的痛点,并且团队成员都曾就职过国内外 500 强知名企业,并且已经与多家不同领域的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关系,具有丰富的实操经验。